纪夜凉的眸子沉了沉,半响后才微启薄唇回应了盛夏一声,“好。”

    晚餐也是由纪夜凉亲自下厨做的。

    吃饭时,小丫头坐在了对面,精神像是恢复了一些,托着腮看着桌子上的美食,“好香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伸出手就要去夹红焖虾吃。

    纪夜凉直接将她的小手拍掉,“洗手了没有?”

    盛夏眨了眨眼睛,“洗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是越来越厉害了,什么时候洗的,我怎么没看到?”纪夜凉说着,领着小姑娘的衣领就站了起来,朝着洗手台走去,“洗干净了再吃。”

    盛夏一边洗这手一边小声嘟囔着,“罗里吧嗦的。”

    纪夜凉扭头看了过来,微眯双眸,“嗯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盛夏关上了水管,甩了甩小手后走了出来,伸出白白净净的小手,“洗完了,这下好了吧?”

    纪夜凉没吭声,而是倚在桌子上,攥着盛夏的手腕,从旁边抽出一张纸巾,垂眸认真的给她擦拭干净了水渍,这才淡声道,“吃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跟我爸爸似得。”

    纪夜凉给的爱的确是这个样子,两个人在一起,完全就是老父亲和女儿式爱情模式。

    盛夏做了下来,纪夜凉也坐在她的对面开始给她剥虾。

    女孩喋喋不休道,“现在都流行这种,不然你把我的备注改了吧,你叫我闺女,我叫你爸爸怎么样,是不是很刺激!”

    “不许闹。”纪夜凉将剥好的虾递到了她的餐盘里。

    “那你把备注给我改成闺女,我叫你狗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纪夜凉抬起头,面无表情,“皮又痒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,现在年轻人谈恋爱都是这么乱起备注昵称的么?

    “啊,无趣。”盛夏叹息了一声,“对了,明天去看在南哥,我应该给他买点什么东西?或者说直接给他钱?要不等到他出院以后,我们送他一套房子吧?这本来就是他应该得的。”

    明天……

    又是明天。

    纪夜凉第一次有一种感觉,希望明天永远都不会到来。

    纪夜凉又是给盛夏投喂了一颗虾,看似镇定自若又云淡风轻的开口道,“十年前的那场火灾,还有印象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真不记得了……我只记得,我给你打了个电话,然后也昏迷了,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纪家了……”盛夏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,“爸爸妈妈也……”

    也在那场火灾中,永远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盛夏每每想到这,都是钻心的疼。

    她好想自己的爸爸妈妈。

    八岁以前的记忆其实是很模糊的,但是盛夏却记得,自己有一对很疼爱自己的父母。

    妈妈笑起来很温柔,爸爸笑起来很宠溺。

    这些画面,盛夏在梦里反复的遇见。

    纪夜凉放下了碗筷,沉默了几秒钟后,又是开口道,“如果说,十年前的那场火灾并不是意外,你会不会心有憎恨?”

    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纪夜凉表面波澜不惊,可是心都在微微的颤抖着。

    然后,他等到了一个坚定的字。

    “会。”
京城娱乐充值返点 sun873.com 必威得意彩金 澳门海立方大厅真钱 申慱游戏苹果手机怎么下载
华盛顿游戏下载官网 ag游戏用户注册平台 菲律宾申博在线开户登入 广东会娱乐会员注册最高占成 同升体育天天洗码
沙龙娱乐公司开户 九州酷游代理月收入 牡丹游戏注册最高返点 优发国际游戏网 第一赌场
必威电玩线路 欧洲电子棋牌捕鱼 太阳城注册开户登入 欧洲娱乐官方网站最高占成 英皇宫殿娱乐注册开户